压接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接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民币出海发力关键

发布时间:2019-09-14 13:32:16 阅读: 来源:压接钳厂家

人民币“出海”发力

两年前,一只规模为10亿元的人民币债券在伦敦发行,曾被外界广泛视为伦敦人民币离岸市场起步的重要标志。两年后,伦敦在推动人民币离岸市场建设方面又取得新进展。

3月31日,英格兰银行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了在伦敦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按照官方的说法,伦敦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建立,将有利于中英两国企业和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交易,进一步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

不过对伦敦来说,新的竞争对手已然出现。

活跃境外人民币市场

就在3月28日,德意志联邦银行与中国人民银行先行签署了在法兰克福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巴黎也不甘落后。根据3月26日在巴黎发布的《中法关系中长期规划》,中法双方同意继续就在巴黎建立人民币清算和结算安排进行讨论。不仅如此,从该规划披露的信息看,法方已经获得中方给予的800亿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额度。

“他们光有热情,没有中国的积极配合是不行的。”兴业银行资深分析师蒋舒对新金融记者表示,目前境外人民币离岸市场构建在很大程度上也基于中国政府有关人民币国际化顶层设计的需要。

因特殊的地位和优势,香港曾被学者们称为人民币国际化低风险的试验田。近年来,香港也一直致力于打造人民币离岸中心,并获得各种政策大礼包:香港银行可在港办理人民币存款、兑换、银行卡和汇款等个人人民币业务;与央行签署人民币货币互换协议;签订人民币业务清算协议;香港人民币业务的清算行和参加行在得到央行核准后可进入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进行债券交易;在港发行人民币国债……

“推动香港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发展,在不冲击资本账户开放的情况下,为人民币境外循环运用提供风险可控的运用场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陈道富早前曾对新金融记者表示,缺乏境外的运用渠道,人民币在境外没有一定量的沉淀,就会严重影响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而为了进一步活跃境外人民币的市场,同时也为了减缓人民币回流对境内金融市场开放的要求,有必要在香港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

但就人民币国际化的长期目标而言,仅有香港一地显然并不够。去年4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与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签订《关于人民币业务的清算协议》。新加坡及中国的金融机构除可通过代理行渠道为客户办理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外,也可通过清算行渠道为客户办理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同日,中国人民银行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签订了关于新加坡人民币业务的合作备忘录。

陈道富是境外人民币离岸市场建设的支持者。在他看来,我国资本项下因其他因素未能实现完全放开,这意味着人民币还不能在境内外间实现完全的自由兑换。这种条件下,如果能开启一个与国际金融风险相对隔离的人民币离岸市场,能使境外人民币持有者尽可能多地实现货币的价值增值功能,计价与结算功能也容易顺利地大范围展开。

货币互换的“高层路线”

资本项目开放程度有限的直接表现,是境内的人民币无法通过资本项目大规模流出到境外市场,而且境外人民币投资回流境内市场的渠道也受到限制。毫无疑问,这会影响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被接受的程度。

然而,央行似乎也有意通过货币互换的方式强化境外对于人民币的接受度。去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与欧洲中央银行

签署了规模为3500亿元人民币/450亿欧元的中欧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德国当地学者曾就此评论称,这反映了双边贸易日益增长的现实,也是中国为推动汇率的更大灵活性而采取的举措。中国正越来越多地融入全球金融市场,这样的货币互换协议只是它采取的部分举措,但却为人民币在海外的使用提供了支撑。

尽管货币互换协议更像是一种“后备手段”,但欧元与人民币“联姻”表明后者的国际地位在明显提升,而欧洲央行也有意和人民币加强联系。

实际上,仅在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就与欧洲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等5家境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新签署协议总规模为7520亿元人民币。在此之前,央行自2008年年底以来,已与韩国、马来西亚、阿根廷、冰岛、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阿联酋等诸多国家的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微博)认为,通过签署本币互换协议,人民币可通过官方渠道进入这些经济体的金融体系,促进人民币结算和流通效率的提高。

实际上,签订货币互换协议,既可以满足投融资交易需求,还可以起到储备货币的作用。毕竟,每份货币互换协议的规模并不一定和该国与中国的贸易情况成正比,这从某种角度也说明了货币互换并非仅仅为了人民币贸易结算。

央行提供的数据显示,2013年,在中国人民银行与境外货币当局签署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下,境外货币当局共开展交易1.03万亿元人民币。

不过即便如此,人民币最终要成为全球各国的价值储备货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人民币在国际外汇储备中的占比还很低。而未来,人民币只有在国际贸易结算和国际金融市场交易中广泛使用,且币值相对稳定、兑换相对自由,才可能被更多国家广泛接纳为外汇储备货币,最终成为国际外汇储备中的重要构成。

双向流通渠道亟待顺畅

结算货币、计价单位、价值储备是国际货币的主要功能。从我国的实践来看,跨境贸易结算试点对于人民币发挥结算货币功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始自2009年的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试点,是在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背景下,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探路”之举。试点近三年,伴随2012年六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出口货物贸易人民币结算企业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出口贸易人民币结算全面放开。

据央行统计,2013年全年银行累计办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4.63万亿元,同比增长57%。其中,货物贸易结算金额3.02万亿元,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结算金额1.61万亿元。

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规模在2013年取得较快增长与同年7月央行下发的《关于简化跨境人民币业务流程和完善有关政策的通知》密切相关。新金融记者注意到,该通知简化了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业务办理流程,对银行卡人民币账户跨境清算业务进行了梳理,明确了境内非金融机构可开展人民币境外放款业务、境外参加行人民币账户之间资金划转等相关内容,调整了境外参加行人民币账户融资期限和限额,切实满足了银行和企业业务办理需求。

尽管经过多年的发展,人民币作为跨境贸易结算货币的职能初步得到体现,但在没有中资企业参与的国际贸易结算中,以人民币结算的比例仍相当低。

为了推动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中的运用,除应实现人民币结算的便利化外,还应为跨境贸易提供必要的人民币金融产品,尽快放宽与跨境贸易直接相关的、以人民币进行的金融活动限制。

陈道富认为,应结合对周边和非洲等国家(地区)的外汇援助、外汇投资与外汇贷款,设立人民币投资基金、人民币贷款和以人民币形式的对外援助。在逐步加大QFII、QDII现有外汇币种的额度基础上,增加QFII、QDII的人民币资产投资内容。显然,除了经常项下结算,目前也应推动资本项下结算便利化。

“人民币区域化的加深,是与资本账户开放和金融市场的开放相联系的。考虑到相对外币而言,我国对人民币的控制能力较强,可适当加快人民币的资本账户开放和金融市场开放,进一步丰富人民币回流的渠道。”陈道富称。

从目前看,人民币已经基本完成了“周边化”,正处于“区域化”的关键阶段,这要求有相应的有效率、有深度的金融市场作为载体,不仅境内的人民币市场要相当成熟和开放,境外的人民币离岸市场要有充分的广度和深度,同时境内外市场之间也要有通畅的人民币双向流通渠道,使国际市场上人民币的持有者能够有效率地进行人民币的跨境兑换和投资交易。而这一方面有助于人民币区域上的深度拓展,另一方面也有助于计价功能的发挥。

国际化中的政策难题

当境外市场上的人民币存量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会产生投资回流境内市场的需求。尽管经常项目下的贸易结算是人民币跨境流通的渠道之一,但资本项目下各种投融资业务是更为多样,规模也更大。因而伴随人民币离岸市场的进一步发展,需要在经常项目结算的基础上,进一步放开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可自由兑换。

可问题是,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初期发展,高度依赖于人民币回流境内的规模和程度,尽管可以利用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程度以及借助“人民币外汇”的外债额度的审批等进行风险控制,但这也同时会制约离岸市场的发展。

“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不可避免地要触动我国的资本账户与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问题。有其他国家相关教训所证明,我们必须认识到,如果说人民币国际化可能产生较大的风险,主要并不在于货币职能作用地域和领域的扩大,而在于与此相伴的资本账户开放和汇率自由浮动区间的政策搭配和进程。”陈道富称。

不过,当一国货币成为大宗商品定价货币、贸易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后,该国对经济失衡的汇率调整却是无效的。央行行长周小川曾表示,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金融危机屡屡发生且愈演愈烈来看,全世界为现行货币体系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超出从中的收益。不仅储备货币的使用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发行国也在付出日益增大的代价,“危机未必是储备货币发行当局的故意,但却是制度性缺陷的必然。”

因此,货币当局既不能为了增强本国货币的国际职能而忽略国内目标,因为往往无法同时兼顾国内外的不同目标:既可能因抑制本国通胀的需要而无法充分满足全球经济不断增长的需求,也可能因过分刺激国内需求而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

鉴于这样的两难,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一直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

仅在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就与欧洲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等5家境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新签署协议总规模为7520亿元人民币。在此之前,央行自2008年年底以来,已与韩国、马来西亚、阿根廷、冰岛、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阿联酋等诸多国家的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口红花怎么养http://www.jdhsh.com/hhzz/khh/

罗威纳犬如何养殖http://www.novmv.com/qlyz5/lwnq/

马苏旗袍装http://www.pzame.com/msqp/

地震急速救援http://www.120wf.cn/jyzl/dzjy/

柳岩旗袍http://www.gysjo.com/lyqp/

信阳毛尖品种http://www.jdhsh.com/cyzz/xymj/

黄皮图片http://www.jdhsh.com/ggzz/h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