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接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接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私人资本转战股市

发布时间:2020-02-11 05:51:09 阅读: 来源:压接钳厂家

私人股本突然对已上市公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上市公司二级市场上的股价已经跌得惨不忍睹。

最近,有消息说,美国私募基金华平投资集团与国美洽谈增资计划。2008年,国美股价下跌了近80%,停牌前股价仅为1.12港元,远远低于2006年2月华平在二级市场上以每股6.4港元买入国美可转换债券的价格。

这只是金融危机加剧之后,私人资本支持投资公司最近的例子。此前,在香港联交所的股权变动公告中,从未缺少过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等机构投资者增持中国公司的股份的消息。事实上,这种私募投资机构直接购买上市公司普通股的投资方式被称为PIPE(Private Investment in Public Equity), 包括直接购买股票、配股、增发、资产注入等,或者私有化上市公司。在美国市场上,贝恩资本、阿波罗管理公司、TPG Capital和沃伦·巴菲特也都曾对上市公司频频出手。

据清科咨询统计,2008年PIPE在整个私募股权基金投资案例中占比7%,比上一年下降了5个百分点。业内人士认为,金融市场动荡中投资者都在持币观望,等到新年后市场趋于稳定时,PIPE投资有可能爆发,因为对于大部分私人资本来说,这次市场危机是十年一遇,甚至是百年一遇的抄底机会。现在,有的合伙人已经开始准备出手了。

PIPE是个流行语

“现在上市公司比非上市公司还便宜,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和利润的上市医疗企业很多。我们投资人买这些企业的股权,总体肯定是看好的。”霸菱亚洲董事总经理曾光宇11月在一次医疗健康产业投融资峰会上表示。最近,像这样在公开场合表示出对PIPE投资兴趣的投资人越来越多了。

比如,IDG全球常务副总裁熊晓鸽就在《IT经理世界》杂志年会上表示出自己对一些上市公司的青睐,“它们的市值甚至已经低于公司手中的现金”。根据他的经验,IDG很多成功案例都是在股市低点的时候投资的公司,后来在牛市获得了数十倍的回报;现在又是抄底的好时机了,他甚至已经在二级市场投资了空中网。作为一家仍然处于亏损状态的无线增值服务提供商,空中网去年的股票价格下跌了约42%,三季报发布时,公司的市值约有1.2亿美元,而公司的现金则超过1.3亿美元。IDG的合伙人表示,无线互联网是他们长期看好的方向,而且中国电信业的重组和变化也将给这一产业带来积极的影响,与此同时,他们在一级市场也增加了无线互联网门户网站“3G门户”的投资。

“现金只是一个衡量因素,我们更看重企业的发展空间。”软银赛富合伙人徐航也表示正在关注PIPE投资。他认为,VC会比较青睐自己投资过的企业,因为“了解比较多,并且容易获得投资机会。”而投资程序则与私募投资一样,也要经过尽职调查、估值和审议等程序。

2008年7月,软银赛富亚洲以1500万美元获得北大千方科技有限公司(OTFO)13.2%的股权,并通过考察公司在国内信息化服务市场的地位和发展前景,给出了高于市场约16%的溢价。在徐航看来,PIPE投资不一定比一级市场的价格更低,投资总不可能抄在市场底部,要考虑综合因素做出投资决策。

将上市公司私有化也是其中的一个选择,即先行主动退市,等待另一个牛市行情。

“如果英联投资认为一个公司的市值没有充分地反映公司的价值,便会考虑跟大股东联手,帮助这个公司在退市之后有一个更大的增长,然后再寻找一个新的退出机制。”英联投资合伙人林明安表示。对于实力雄厚的私募股权基金来说,更大的手笔是把上市公司私有化事实上,近几个月来,包括电讯盈科(00008,HK)、邵氏兄弟(00080,HK)等一系列的公司私有化的背后都有私募基金的支持。

不久前,投资圈里面的一个流行话题就是私募投资CVC将自然美私有化。2008年11月,美容连锁企业自然美公司(00157,HK)停牌公告,将以每股1.2港元的价格向所有股东要约收购公司股票。过去1年里,自然美公司的业绩和美容市场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公司手中握有充裕的现金,而公司股票交易量惨淡,股价下跌了60%。如果将自然美私有化,CVC资本可能最多获得公司51%的股权,等到下一个牛市时再重新包装上市,不失为熊市挣钱的好办法。

贝祥投资的执行董事刘冬秋做过上市公司的统计,发现海外上市的很多周期行业的公司确实被低估了,最明显的就是太阳能和与3G、移动无线领域的企业。比如,过去1年里,无锡尚德(STP)的股价已经下跌了88%,市值只有16.5亿美元,还不及公司的一年营业收入,而目前亚洲最大的太阳能多晶硅生产企业江西赛维(LDK)的股价也在年内跌去了接近75%,只有三四倍市盈率。事实上,之前很多投资公司都曾用10倍、15倍的PE值赌太阳能企业上市,而有时就算排队也投不进去身价倍增的企业。

另一位投行人士则指出,很多PE也在考虑对新加坡上市的中国公司私有化,因为这些企业根本没有在市场上融到钱。而且,财大气粗的PE收购一两家上市公司进行行业整合也是可能的。

压力是现状

当然,不是所有的私人资本都是为了抄底,更多的私募机构投资上市公司也是迫于无奈,王凯(化名)就是一个例子。王凯所在的私募是2007年股市走牛的时候成立的,大约2亿元的规模,约定存续期为5年,特殊情况下延长两年。那时很多私募削尖了脑袋想在IPO之前进入项目,王凯还顺利地投资了一家创业板概念的公司。如果市场保持平稳,也可以获得不菲的回报,可是现在不仅中国IPO暂停,美国也经历了自1980年以来最漫长的“IPO真空期”。

“我们正在A股寻找合适的壳,”王凯说,“按现在的市场情况,有一些公司上市后退出还可以获得2倍的回报,如果不上就没法退出了。”他分析,如果目前筹备借壳上市,顺利的话可能在一年后上市,然后再经过两三年的锁定期,能够赶在存续期内退出。事实上,现在A股已经过会而未发行的新股达30多支,证监会收了材料待审批过会的就有300家,以每年上市100家的速度计算,一排就要三四年,这种投资回报率是非常低的。

这也是本土私募机构的普遍困境:资本市场低迷,私募股权投资的企业上市后股价大幅下挫,原先追高的投资已经不能获得高回报了;另一方面由于存续期短,一些私募机构甚至面临被清盘的危险。有业内人士预测,在市场走暖之前可能有一半的本土私募被拖垮。

在目前市场退出举步维艰的情况下,有的PE打算将自己持有的非上市公司股权与上市公司股权进行置换,PE持有股权变成上市公司可流动股份,再出售套现。像这样围绕上市公司的各种投资和资产注入活动将频频上演。

即便是资金充裕的海外私人资本也有烦恼,投资换收入的道理在熊市也不例外。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2008年前11个月,中国创投市场上新募集基金110支,比上一年全年增加了约90%,新增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资金额达到70.81亿美元,而48支投资亚洲市场的私募股权基金业在去年成功募集了581亿美元资金——如此大量的资金和有限的投资机会对于任何投资机构都是巨大的压力,因此投资商业模式成熟的上市公司的需求也随之增加。

择机而动

其实,并非所有私人资本都把上市公司当作“盘中餐”,把上市公司看成“鸡肋”或者是“生肉”的投资者为数不少。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就表示,虽然关注PIPE交易的机构很多,但是真正做成交易却不容易,因为市场低迷时期,企业并不愿意低价出售股份,而过去一年的PIPE 交易到现在为止基本上都是亏的。

一个例子就是去年华平资本收购了药明康德新药开发有限公司(WX)约5.4%股份。2008年7月,华平资本从药明康德的早期投资者UOB受让了约2680万股普通股。到今年12月,这家全球领先的制药、生物技术以及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公司的股价徘徊在5美元左右。如果以7月2日每股19.09美元的收盘价交易,华平这笔投资的账面亏损已超过70%。此类案例对于谨慎的投资人显然是个警示。

除了时机的考虑,另外一些私人资本机构对PIPE有着严格的自律,尤其是资金规模较小的风险投资都表示将继续长期关注私募领域。“我们向投资人保证过,不做公开市场买卖,只专注于做私募。”一位智基投资的人士表示VC的本分毕竟不在二级市场,“资金规模大的投资PIPE倒也说得通,如果弹药不多,买了上市公司后,老本行怎么做呢?”他认为,从现在做公开市场的VC来看,就能分辨出来谁是热钱和短线投资者了。

“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目前进行上市公司私有化的条件还不成熟。”贝祥投资的刘冬秋说,尤其是中国的企业家本身的认识还不够成熟。尽管是资本市场的严冬,海外上市没有造富神话也是企业荣誉,对于上市后再退市的建议就更是无法接受。显然,想让中国企业像香港或者欧美公司那样在资本市场上华丽转身,不仅需要发达的过桥资本和投行玩家,还需要企业的勇气和转变观念。

深圳工商税务登记

中山工商税务年审

中山代理记账委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