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接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接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世锦经济转型的核心是企业盈利模式转型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5:31 阅读: 来源:压接钳厂家

刘世锦:经济转型的核心是企业盈利模式转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指出,今后几年可能是一个新的“三期叠加”,新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中高速增长的触底期、金融风险的集中释放解期和新旧增长动力转换的关键期。因此,以GDP发展速度论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要树立发展的质量导向。

他表示,首先要确定质量导向的指标体系,以质量指标倒推速度指标。他提出了一个名为“七可”经济质量指标体系,具体包括:就业可充分、企业可盈利、财政可增收、风险可控制、民生可改善、资源环境可持续,物价可稳定。

在1月24日举行的第六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指出,今后几年可能是一个新的“三期叠加”,新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中高速增长的触底期、金融风险的集中释放化解期和新旧增长动力转换的关键期。

因此,以GDP发展速度论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要树立发展质量导向。

他表示,首先要确定质量导向的指标体系,以质量指标倒推速度指标。他提出了一个名为“七可”经济质量指标体系,具体包括:就业可充分、企业可盈利、财政可增收、风险可控制、民生可改善、资源环境可持续、物价可稳定。

企业盈利模式

转换是关键

刘世锦指出,目前还处在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变的过程中,现在是进行时,不是完成时。中高速增长的“底”还没有探明,或者说,中高速增长的均衡点还没有找到,未来还将有一个探底的过程。

刘世锦分析,高投资主要有三项:基础设施一般占20%-25%,房地产是25%左右,制造业是30%以上,三项合起来占投资的80%-85%。三项中间,制造业投资又依赖于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投资以及出口。所以,中国经济增速要落下来,主要是投资要落下来。目前,基础设施投资和出口投资速度已经基本触底,房地产已处在历史的拐点。

刘世锦预计,高增长的触底并达到相应的均衡点至少需用一到两年的时间,且其中仍具有不确定性。

“现在有一种说法,以速度论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问题是速度不可能再那么高了,但我们这个时代还是需要英雄的,需要英雄辈出,但是衡量的尺度会发生变化。”刘世锦分析,这个尺度是什么?就是经济增长率。因此,要树立发展质量导向。

在他提出的“七可”指标体系中,“企业可盈利”这一指标很关键,是其他几项指标的基础。刘世锦解释,根据研究,如果企业原有的高速盈利模式不变,当GDP增长速度低于7%时,企业盈亏比(亏损额与盈利额之比)会超过40%。也就是说,接近一半的企业可能出现亏损。因此,实现企业如何从高速增长盈利模式向中速增长盈利模式的转换,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所在。

“美国的GDP增长速度在2%-3%,大部分企业是盈利的;日本GDP增长速度在1%,甚至是零或者负增长,大部分企业是盈利的。”刘世锦指出,因此,中国经济转型核心是企业盈利模式的转型,当我们的GDP增长速度到了7%,甚至将来更低到了6%的时候,我们多数企业要能够盈利的。

“降息降准”作用有限

“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的过程中,怎么能够平稳地把经济增速降下来,宏观政策有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对刺激政策怎么看。”刘世锦指出,在2008年推出“四万亿”的刺激政策之后,刺激政策名声有点不太好,人们容易把改革和刺激对立起来。

刘世锦分析,“刺激”在经济学里面是中性词,不能将其负面化和妖魔化。如果经济下滑过快时该刺激还是要刺激,但是一定要明确,这种刺激只是为了不让它下滑过快,转型比较平稳。

“当前我国出现的一定程度的通缩与美国成熟经济体不同,是过去高速增长形成过多产能后面临的相当长一段时间调整出现的价格下降,属于非典型通缩或者说结构性通缩”。刘世锦分析,在刺激政策中“降息降准”的作用有限,充其量起到短期内改善预期的作用,但是新增资金会进入股市,不会流向实体经济,对实体经济的刺激作用有效。

“如果说短期之内经济发展速度确实下滑过快,我认为真正有效的刺激政策还是财政政策,通过增加政府投资,扩大终端需求,主要是基础设施投资。”刘世锦指出,关键在于要提高投资的效率及精准度,这对政府而言也是一个挑战。同时也可能引出一些问题:增加政府的债务负担,加剧已有的财政金融风险;延缓过剩产业调整进程等。因此,刺激政策的适时适度至为重要。

刘世锦强调,要把短期问题与中长期问题分开。转型期推出刺激措施的目的是“托底”,防止严重偏离潜在增长率,损害增长质量,而非“推高”,重返高增长轨道。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