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接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接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们共同的眼睛-【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40:23 阅读: 来源:压接钳厂家

就要手术了,宁阳有些紧张,躺在病床上的他下意识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身下传来阵阵咕噜咕噜的声响,伴随着阵阵颤动,那是医生正推着他前往手术室的病床。

“宁阳,紧张吗?”一个年轻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声音轻柔,却仿佛带着些许回音。

宁阳转过头去,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勉强一笑,道:“嗯,有点紧张。”他的眼睛黯淡无神,瞳孔完全没有焦距,因为,现在的宁阳是个盲人。

“不用紧张,手术一定会成功的。”那女声安慰道,接着,一只柔若无骨却有些冰凉的小手轻轻的拍了拍宁阳用力抓住床单的手,“你很幸运呢,这么快就等到了合适的视网膜,相信不久,你就可以重新看见东西了。”

“嗯,谢谢,小雯。”宁阳由衷地道。自己因为车祸的撞击导致视网膜脱落,失明了一年多了。而小雯当时也在那次车祸中受了重伤,前不久才可以下床走动,于是便每天过来照看宁阳。

“不要说话了。”一个男声传来,应该是推着病床的医生,“这段时间,你老是自言自语,莫不是那次车祸把脑袋也撞坏了?真是怪了,这大夏天的,怎么会这么冷?”那医生有些抱怨的道。

“我没有自言自语。。。”

“好了,进手术室了,不要讲话了。”医生打断了宁阳的辩解。短暂的等待后,手臂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宁阳知道,那应该是静脉麻醉。不久,宁阳的意识渐渐模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明晃晃的车灯,刺耳的刹车声,飞溅的前窗玻璃碎片,副驾驶上小雯的尖叫,血,黑暗。。。。。。

“呃。。。”一阵剧烈的头痛,伴随着阵阵晕眩感,梦中惊醒的宁阳用手捂住额头,忍不住呻吟起来。鬼姐姐www.

“你醒了,不要动,眼睛上还包着纱布呢。”是小雯的声音,“手术很成功,医生说,再过几天,就可以把纱布拆掉了,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了。”那只柔若无骨却冰凉的小手覆上宁阳的额头,登时,头痛与晕眩感都减轻了不少。

“小雯,谢谢你,这几天,真是辛苦你了。”宁阳伸手握住额上冰凉的小手,道:“等我眼睛好了,就娶你。小雯,你愿意嫁给我么?”

“我,唉。。。”一声悠长的叹息,那冰凉的小手抽了出去。

“小雯,怎么了?你,你不愿意么?”宁阳紧张的道。

“不是,只是,时间不多了。”小雯的声音有些幽咽,“如果没有那场车祸,该有多好。我希望你早日好起来,却又不愿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唉。。。”声音渐远,直至消失。

“小雯,小雯!你要去哪儿?现在的样子?你怎么了?小雯!?”宁阳大声喊道,双手在身前不住的挥舞,却再也没有抓到那双冰凉的小手。

现在的样子?难道那次车祸中,小雯也受伤了?伤到了脸?一定是的,不愿让我见到现在的样子,一定是的!小雯,你怎么这么傻?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嫌弃你的!

这时,病房的房门被打开了,一个有些不客气的女声道:“大晚上的,请不要大声喧哗,这里是医院,不要影响别的病人休息。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护理员通知值班护士。”

“对不起,请问,你看见小雯了吗?就是刚才出去的那个女孩子。。。”

“哪有什么女孩子,我刚从外面过来,走廊上根本没有人。”那个女声有些不耐烦的道,“真是的,大晚上的大呼小叫,幸亏这里是特护病房,没几个病人。”女声喋喋不休的小声念叨着,转身开门出了病房。

“没有?怎么会?小雯去哪儿了?”宁阳有些喃喃的道,自己有心出去找,无奈眼睛不方便,怕是还没找到小雯,自己先走丢了。那样,小雯找不到自己,岂不是更着急?正慌乱中,却听见病房的门又一次打开了,一阵脚步声走了进来,同时,一个女声道:“宁阳,怎么了?不舒服吗?”听声音,正是护理员李姐。

“李姐,看见小雯了么?她刚才出去了,快帮我把她追回来。”此时的宁阳已经心急如焚了。

“唉,宁阳,你听我说,小雯她,她并没有从这里出去。。。”李姐道,“她,她已经走了。”李姐清楚的记得,就在六天前,那个在特护病房的叫小雯的女孩子,还是没有被抢救过来,拖了一年多的时间,她还是没有挺过去。

走了?什么意思?难道说,小雯已经。。。

不可能的!就在刚才,她还在这里陪自己说话,怎么会。。。

“李姐,你一定是在骗我,是吗?”顿了一下,宁阳缓缓的道。

“宁阳,你不要这样,小雯她真的。。。”

“别说了!”宁阳有些粗暴的打断了李姐,大声吼道:“小雯不会死的!不会的!你们都在骗我!走开!我要去找她!”此时的宁阳,状若癫狂,他大声嘶吼着翻滚着掉下床来,膝盖重重的磕在地板砖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而他却好像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站起身来,双手摸索着朝前走去,却不慎撞到旁边的椅子,一个趔趄又是跌倒在地。

这次,宁阳没有站起来,而是就势在地上爬了起来,口中有些语无伦次的道:“你们都是在骗我!小雯,小雯,你在哪?”

李姐上前扶住宁阳的胳膊,想要将他拉起来,谁知宁阳却用力的将她甩开,同时大吼道:“你走开!”

“唉。。。”空气中传来一阵悠长的叹息,同时,宁阳感觉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手臂,并将自己扶了起来,那只柔若无骨的手上,传来阵阵熟悉的冰凉的感觉,宁阳面上一喜,是她,小雯回来了。

“小雯,你去哪儿了?”宁阳紧紧的握住那只冰凉的小手,生怕她再次走掉。

“宁阳,你在跟谁说话?”李姐一脸狐疑的看着慢慢站起的宁阳,还有宁阳那似乎握住什么的手,她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宁阳面对的方向正不时传来阵阵彻骨的冷意,病房中并没有打开空调,那么这股冷意是。。。

下篇:《我们共同的眼睛2》

上海医院试管婴儿术前注意事项有哪些

干细胞靶向卵巢修复效果好不好

哪个生殖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