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接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接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探秘FMG的中国式离婚

发布时间:2021-01-08 02:41:05 阅读: 来源:压接钳厂家

从飞机上放眼望去,位于西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Pilbara)矿区一望无际。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商FMG(Fortescue Metals Group Ltd.)的两个主要矿区——奇切斯特(chichester)和所罗门(solomon)就位于皮尔巴拉中东部,紧邻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的铁路运输线。

“六年前,中国钢铁企业和澳洲矿业协会都认为,除了必和必拓和力拓,没有人能进入皮尔巴拉矿区,因为必和必拓和力拓极其严厉地控制着这里的铁矿石资源。”FMG董事长安德鲁·弗里斯特(Andrew Forrest)回忆往事时,脸上总带着“父亲般的骄傲”。

奇切斯特矿区火热的生产景象,同样让安德鲁·弗里斯特感到兴奋。“现在,我们的矿山整天不停息生产,即使这样,我们的产量依然赶不上中国钢厂的需求。”

安德鲁·弗里斯特向本报记者介绍,目前,FMG已基本实现产能5500万吨/年,并正在推进奇切斯特矿区年产9500万吨的计划;此外,所罗门矿区正处于前期勘探阶段,并将铁矿石资源与测量由3.32亿吨提高至22亿吨。

FMG雄心勃勃的扩产计划背后,还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9月30日,FMG宣布从中国融资60亿美元的方案流产,而FMG原计划将80%的融资用于扩产。关于融资失败的具体原因,安德鲁·弗里斯特不愿多提。

FMG投资与业务发展总监克里斯·柯泰洛(Chris Catlow)告诉本报记者,中国的银行愿意给FMG提供60亿美元贷款,并想借此获得FMG的股权,但该计划遭到FMG第二大股东华菱钢铁(000932)的反对,“华菱不愿意中资银行的控股数量超过他们,也就是说,中资银行的股权要低于17.4%”;同时,FMG本身亦不愿使中方控制过多股权,“我们希望公司的股权结构更加国际化”。

克里斯·柯泰洛还表示,由于中国方面无法在约定的期限内提供融资,因此,FMG与中国签订的首个铁矿石“中国价格”已于9月30日失效。“我们不再按照原有的折扣价格供货,而是重新制定了一个折扣为94%至97%的新价格”;同时,FMG希望能继续从中国获得融资支持。

首个“中国价格”破裂

8月17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和FMG同时高调宣布,双方已就铁矿石价格达成首个“中国价格”, FMG承诺以低于日韩首发价1.5%的价格向中国销售铁矿石。但该协议的后决条件之一是,中国金融机构将以FMG可以接受的条件,在2009年9月30日之前,完成总额在55亿美元至60亿美元的融资。

9月30日,FMG以公告形式宣布,公司未能如期获得中国融资,将继续与中钢协合作,就“具有吸引力的”铁矿石定价进行磋商。

此前,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和常务副会长罗冰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中方与FMG之间的协议并未失效,不影响FMG继续以折扣价格向中国出售铁矿石。

但FMG执行董事史贵祥(Russell Scrimshaw)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与中方在9月底前未达成相关融资协议,所以FMG与中方达成的铁矿石长协价格已经失效。

事实上,在这期间,FMG曾在股权和融资之间,面临两难抉择。本报记者从可靠渠道获悉,中国进出口银行欲以融资获取FMG股权,但“由于其要求的股权数量超过华菱的持股数量”而被拒绝。

安德鲁·弗里斯特含蓄地解释了融资失败的原因,“我们差一点就要获得中国金融机构60亿美元的融资,但最后时刻我们放弃了,对方提出的条件不太合适,我们也想尽最大努力依靠自己,而不应全部依靠别人。”

一位与本报记者同去参观FMG矿山项目的投行人士表示,FMG100%客户在中国,第二大股东也是中国钢铁企业,中国元素已经相当明显,如果再进一步将股权交给中国公司,这对FMG来说,将失去更多市场自由,股权多元化才是更好的选择。

协议失效,意味着FMG将重新与中国制定新的铁矿石价格。史贵祥和安德鲁·弗里斯特均不愿就新的供货价格做进一步讨论,仅表示,总体来说,FMG一直并且将继续恪守已与客户签订的铁矿石供应的价格条款。

本报记者从FMG一位高层获悉,双方协议失效后,FMG重新与中钢协进行谈判,并制定了一个新的铁矿石价格。“新价格的折扣将在3%至6%之间,钢厂和贸易商实行统一价格,我们希望继续以优惠价格,获得中国方面的融资和其他支持。”

扩产悬疑

实际上,在中国与FMG达成价格协议之时,业界就存在这样的质疑:FMG产量之少,对中国市场供应有限,即使按照计划扩产并全部供应中国,也几乎不到中国一个月的进口量。但是,本报记者在参观FMG矿山和港口项目前,征集了数位业内人士所关注的问题。其中,FMG的扩产计划依然最受关注。

根据FMG提供的数据,今年三季度,FMG铁矿石实际总装船量达3850万吨。2011年初,FMG计划实现产能5500万吨/年,其中,断云(Cloundbreak)为3900万吨/年,圣诞溪为1600万吨/年,并计划于2010年1-3月产能达到年产4200万吨/年。

2012年,FMG将计划开始基础建设平台,将产能提高至9500万吨/年。其中,断云为4000万吨/年,圣诞溪为5500万吨/年,但目前该计划启动尚未获董事会批准。

FMG方面还表示,“融资及监管部门批准两年后”,FMG将实现产能1.55亿吨/年。其中,断云为5500万吨/年,圣诞溪为4000万吨/年,所罗门(Solomon)为6000万吨/年。但目前,该产能扩张计划所需资金来源尚未确定,FMG预计2010/2011年董事会将讨论决策该计划。

然而,支撑上述扩产计划成为现实的,是一系列艰难的融资举动。“很显然,矿还在地底下,挖出来后还要有铁路和港口运到中国,这些都需要大笔资金。”一位摩根士丹利的投资者说。

中国融资方案失败后,FMG如何获得资金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安德鲁·弗里斯特坦承,目前已暂停与中国洽谈融资,将主要侧重于内部融资。“公司9500万吨年产能的扩张计划,将全部通过自有资金实现。”

中国钢铁业繁荣支撑着安德鲁·弗里斯特大部分信心,来自中国的大量订单为FMG现金流提供了保障。“就铁矿石来说,现在是中国的时代了,中国需要更多铁矿石,中国的需求依然强劲。”

但FMG依然难逃高负债率带来的潜在风险。一位高层告诉本报记者,目前,FMG总体投入资金约33亿美元,其中债务为20亿美元,负债率达60%。

新“中国策略”

FMG结束与中国短暂的“婚姻”后,又试图全力修复与中国的关系。“我们希望与中国有更密切的关系。”克里斯·柯泰洛对本报记者表示。

众所周知,中国市场是FMG的命脉所在。安德鲁·弗里斯特说,“我的梦想,就是在5年之内成为中国最值得信赖的铁矿石供应商,我们要保持和中国之间的友谊。”

表面上,FMG也正用行动来证明其对中国的诚意。当全球矿商对中钢协提出的“中国价格”保持缄默或发表反对意见时,FMG成为“中国价格”的第一个践行者。

当本报记者问及FMG对铁矿石“中国价格”的看法时,安德鲁·弗里斯特表示,“我们已经做了,你知道,我们对这个感兴趣,我们也没有食言。”

为了拉拢更多中国客户,FMG在铁矿石价格上坚持“优惠原则”。“我们尽量给中国最优惠的条件,但具体要看需求。”

在黑德兰港口和矿区铁路线,FMG的工作人员反复向参观者介绍,基础设施所需的钢轨和车皮,大部分来自鞍钢(000898)、攀钢等中国公司。“我们尽量用中国的产品。”安德鲁·弗里斯特还承诺,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将继续向中国订货。

“与中国保持亲密友谊”愿望成立的基础,是双方利益交集。“FMG离不开中国,他需要依靠中国的长协合同和定金生存下去;而FMG对中国推出新谈判规则表示十分支持,一方面,FMG可以获得中国更多资金和客户支持,另一方面,FMG将借此与其死对头力拓、必和必拓竞争。”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曾节胜表示。

此外,FMG还试图在国际铁矿石谈判中不再扮演配角。但中钢协一位高级官员表示,三大矿山的主流供矿地位,很难在短时间内打破。

宫颈糜烂有什么物理治疗方法

上海做无痛人流的费用需要多少钱呢

#妇科#人流后要注意些问题

卵巢早衰会对女性朋友造成哪些危害

附件炎的预防工作应该如何做?

上海妇科医院_2度宫颈糜烂的治疗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