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接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接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服装批发商户抱团瞄上高铁新城-【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5:03:20 阅读: 来源:压接钳厂家

火车站周边的一些商户,参加大象城临时举办的产品推介会。

7月15日,在市委城市工作会议上,市委书记徐立毅说:要加大旧市场搬迁改造,加快传统市场到重要交通节点和枢纽转型升级。同一天,温州金州铁道的经营户集体组团到温州高铁新城大象城商贸中心进行实地考察。从妙果寺到西站服装大市场,从动力头、金州铁道到高铁新城,温州商人总能在第一时间把握交通枢纽的变迁和脉动去布局专业市场。

沉重的物流:一条裤子的奇幻之旅

来自丽水的沈明光(化名)在动力头市场从事服装批发已有十年,他向记者透露这个行业一个公开的秘密:“一条裤子从广州发到温州大约0.5元,但同样的路程,从温州到广州,大约需要2.5元,再这样下去,批发商会活不下去。”

这个说法得到了温州服装批发商会相关负责人的证实。该负责人说,服装批发行业原先有一些价格优势,作为服装生产基地,温州服装的出厂价格相对低廉,但由于租金和物流两大经营成本的高企,加上电商的冲击,温州服装批发市场已无优势可言,已被杭州、武汉等地超越。

恶意的欠款:一次江苏的追债之路

去年8月,160多位在妙果寺、动力头等从事服装批发的商户共同组建了温州市服装批发商会。据了解,全市服装批发商有数千家,主要集中在火车站和瑞安商城一带,他们的年营业额从数十万到数千万元不等,经常发生一大批经营户被外地客商拖欠货款的情形。

温州服装批发商会告诉记者:“一些经营户被外地客商拖欠的现象很普遍,有些甚至没有欠条,一名来自江苏常熟的客商彭钱钱(化名),就拖欠了商会32名会员超百万元,拖欠数额从几千到十多万不等。”

由于欠款分散,个别证据并不充分,造成了追债成本高。去年,在温州服装批发商会的努力下,他们组团与公安部门到江苏常熟追债,成功追回了100多万元的拖欠款。这件事让服装批发商会的会员真切感受到组织的力量和“娘家”的温暖,会员也从成立之初的160多名增加到200多名。

温州服装批发商会还建立了客商的黑名单、白名单,统一制作出货合同,他们希望能抱团发展,但是,被恶意拖欠的现象并未绝迹。来自租金和运输成本双方面的压力,让批发商每天祈祷外地客商尽快赚钱,以尽早回笼自己被拖欠的货款。

新兴的市场:一次高铁新城的电商之行

7月中旬,有两件事在温州服装批发商会中引起极大震动。

第一件事发生在7月12日,温州金州大厦200多经营户“关门”,要求业主降租。这些商户租金合约在8月份到期,他们要求降租幅度40%—50%。

第二件事发生在7月15日,近百名金州铁道的服装批发商组团到位于温州火车南站的温州大象城商贸中心进行考察,大象城见缝插针地临时举办一场产品推介会。

大象城坐落于温州高铁新城,新的交通枢纽呼之欲出,其周边包括潘桥客运中心、火车南站、潘桥物流基地等。同时,瓯海大道和城市轨道交通M1/S1线的建设也在此汇聚,高铁新城商贸区的人流、物流想象空间非常巨大。

火车站的经营户瞄上了火车南站的新市场,特别是大象城设计的从3楼到8楼的停车场,与天图温州仓物流构筑的现代物流,让这些饱受托运之苦和电商冲击的传统商户大开眼界。

两小时的实地考察,让很多经营户跃跃欲试。从汽车西站到火车站,从火车站到火车南站,服装批发市场总会集聚在交通便捷、人流密集的地方,来自金州大厦的诸葛勤对记者说:“高铁新城成为温州服装批发市场的新核心,这个趋势不可阻挡。”

广州非本人车抵押贷款

塔吊防碰撞系统

5kw柴油发电机